刘雅婷私照,刘雅婷私照图片,刘雅婷私照视频,刘雅婷私照下载

《一滴血》 序梅花系列 梅花系列 龙飞新篇 跌宕故事 惊恐疑案 享受阅读快感护士裸杀 悬疑重重 曲折背后 情感纠葛 多少爱恨情仇 红山文化 中华一龙 国宝追踪 案情告破 玉龙失而复得 人生起伏 禅海无边 欣悲交集 得失皆空 感悟生命真谛 《一滴血》 序《一滴血》 内容简介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由著名作家、文革手抄本《梅花党》系列的作者张宝瑞与作家刘东昌联合推出的演绎人、玉、情、禅的悬疑长篇小说。


《一滴血》 序梅花系列 梅花系列 龙飞新篇 跌宕故事 惊恐疑案 享受阅读快感护士裸杀 悬疑重重 曲折背后 情感纠葛 多少爱恨情仇 红山文化 中华一龙 国宝追踪 案情告破 玉龙失而复得 人生起伏 禅海无边 欣悲交集 得失皆空 感悟生命真谛 《一滴血》 序《一滴血》 内容简介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由著名作家、文革手抄本《梅花党》系列的作者张宝瑞与作家刘东昌联合推出的演绎人、玉、情、禅的悬疑长篇小说。

临海医院风姿绰约的护士梦玉被裸杀,只留下一滴血,从此疑案跌宕,扑朔迷离,背后隐藏着中华玉龙的失盗大案。

二十年前梦玉之父被剖腹取走玉龙,梦玉追寻真凶和玉龙下落,院长、医生、诗人、僧侣、女友、疯人纷纷卷入此案之中,疑悬重重,情感纠葛与复杂案情交织,医院笼罩在极度恐怖之中。

人人经受灵魂的追问,人性的考验,感悟禅道真谛。

刑警队长常标,智闯灰楼,发现秘道,冲破黄岛迷雾。

中国第一神探龙飞出山,破解蛛丝马迹,挖出真凶,院长自杀。

僧侣秋山交出『中华第一龙 』,大海沉默,残阳如血。

《一滴血》 序《一滴血》 目 录 目 录 一 裸尸横陈 6 二 一滴血 12 三 她自杀未遂 18 四 神秘的僧人 25 五 深绿色的『玉龙 』 32 六 你是我的情人 38 七 他点燃一根火柴 44 八 销魂时分 49 《一滴血》 Ⅰ《一滴血》 裸尸横陈(1) 一、裸尸横陈 这具美丽的年轻女尸在这凄冷的夜里显得格外动人。

她的胴体泛着奶油般的光泽,微呈弧形的织细的高鼻梁,紧紧抿着的失去血色的小嘴唇,两只杏核般的深澈的大眼睛惶惑地注视着这个令她难以忘怀的世界,不肯闭上。

她的象牙白色的娇躯更是楚楚动人,白嫩精致,高耸的小银葫芦点缀着微粉的花蕊...... 是谁杀害了她? 冬城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常标紧锁眉头,久久伫立床头,思索着。

临海医院副院长林森已失去了往日的威严,脸色苍白,头上不时淌下滚烫的汗珠,局促不安。

是啊,他来到这所医院工作十几年还未出过这样的事件。

这是一座旧式的灰色建筑,水泥浇铸,若不是两扇窗口透出发黄的灯光,谁也不会想到那里会有人住。

灰楼面对着住院部,灰楼东侧是医院的停尸房太平间,西侧是医院的锅炉房。

灰楼里住着临海医院的四个年轻女护士。

这是两间=套房,外屋放着两张床,里屋放着两张床。

案发现场泛着一股消毒水和潮湿的气味。

死者叫梦玉,是医院里一名漂亮的小护士。

常标也认识这个小护士。

常标一进房间就已看到,在死者失去血色的唇边,有一滴殷红的血迹滑落到米黄色枕巾上,她的颈部分明有手指掐过的痕迹。

是他杀。

一滴血,那一滴殷红的从梦玉唇边滑落的血,慢慢地在常标的瞳孔放大,放大...... 站在外屋的女护士叫王玲珑。

这个与梦玉同屋住的年轻女人,脸色略黑,身体瘦弱,戴着一副眼镜。

她凄惶地对常标介绍说:她去医学院上课,回来时已晚上十一时了,外屋的惠姣、凌小菲都没回来。

她进屋时,见屋门半开,走进屋见梦玉裸身侧卧在床上,还以为她睡着了。

她轻手轻脚地关了门,又去给梦玉盖被子,手触到她身体,发现肌体冰冷,又见梦玉唇边血迹,试她脉搏,已停止了跳动,她大吃一惊不顾一切冲出房门,大声呼喊。

几个值班医生赶到,都不知所措。

王玲珑说了声保护现场,便打了110...... 常标从床前的梳妆台上,拿起一个装着梦玉照片的镜框:照片中一身白色衣裙的梦玉,凭栏望远,她打着一把紫色花瓣的雨伞,脸上挂着淡淡的忧伤。

像那雨雾中的天气,阴郁而悲凉。

手机电话铃声响了,常标走到屋外。

是局长打来的。

《一滴血》 Ⅰ《一滴血》 裸尸横陈(2) 『局长,我们正在勘查现场。 』

『情况怎么样? 』 『是他杀,颈部有手印,枕边有血迹......但没有发现其他线索和证据。 』

常标忽然哽住了:『局长。

这个案子我最好回避一下。 』

『为什么,这可不是你的性格? 』 『因为,我......不太适合。 』

『什么原因? 』 『我的哥哥就是这个医院的主治医师...... 』 『常博,他可是我们市的医学学术带头人,还是院长候选人。

他更可以帮你了解侦破案情。 』

『那......吸毒的那案子? 』 『已有武队接了,你今天怎么了? 』 『这...... 』 『先把现场情况带回来,汇报案情,再决定...... 』 常标放下手里的电话,也感到了自己的反常,但他又没法说清,因为从这个案子开始,就让他感到不同寻常甚至喘不过气来。

他有一种冲动,这种冲动会让他失去理智,没有理智会让他产生错觉及判断偏差。

他提出回避,是为了更好地侦破这个案子,侦破这个他曾经恋过的『冷美人 』梦玉的案子。

但他又想,这个离奇的案子更应该由他来侦破,这不但是因为梦玉,也是因为他的一种责任在里边。

敏感的职业习惯让他产生了一种负疚感,他甚至对自己的托辞有些后悔。

他,只有他,才能让这个案子真相大白,追查出杀害梦玉的原凶,这个凶残的恶魔。

他要亲手抓住这双毒手,别无选择。

他难以冷静下来,感到太阳穴在突突地狂跳。

那一幕幕的往事,仿佛又历历在目地浮现眼前...... 此刻,冷风让常标打了一个寒噤,他冷静了许多,但眼前又展现开梦玉如玉洁白的裸体,还有那张雨伞下梦玉的照片。

他想起在他上警校时,在马路对面卫校上学的梦玉。

常常挟一本书,穿一身洁白衣裙;那些飘然而去的倩影,重叠在一起,使他眼前一片迷蒙...... 他感到莫名的遗憾和苦涩、痛心和沉重,这也是第一次在案发现场流露这种情绪。

他克制住自己,提醒自己要镇静。

『常队,现场勘察完毕。 』

『发现什么重要线索? 』 『目前还没有,有些取样和印记需要带回局里技术处理...... 』 『那好,先封住现场...... 』 『那尸体? 』 『先放在我们医院的太平间, 随时可以检验...... 』副院长林森在暗处说。

常标走出灰楼时,天已微明了,东方露出了鱼肚白。

春天的海边充满了凉意,所有的医生护士都散去了,只有林森静静地跟在常标的身后。

医院房子的轮廓渐渐清晰了,灰楼的灯已灭了,那一扇扇窗口,像一个个延伸的黑洞,更像一个个张开的大口。

『这灰楼像一座雕堡。 』

常标自语道。

『唉。

这是一座老楼了,是日本鬼子建的,因是水泥浇铸,坚固无比,几次要扒掉都没有办法。 』

刘雅婷私照, 『那这灰楼有什么奇特之处? 』 《一滴血》 Ⅰ《一滴血》 裸尸横陈(3) 『这座灰楼一直是一座仓库,抗战时这楼里堆满了尸体,解放战争时,这里放的全是半死不活的伤员,‘文革’时又成了病房。

有人在顶楼上吊,又经常闹鬼,谁也不敢住进去,便成了医院放试验用品的仓库。

前几年,卫校先后分来了一些实习护士,医院里的宿舍不够,就把二层腾了出来,可她们都不敢住进来。

去年梦玉、惠姣、王玲珑、凌小菲四个姑娘住了进来,倒也相安无事。

唉,可自前不久闹起了鬼,医院就失去了平静,谁知最后竟出了人命...... 』 『闹鬼? 』 『是,经常有医生护士晚上出来,看到有一个穿白衣的鬼吊在半空中。

有一次一个病人差点被吓死,抢救了一个多小时才醒过来...... 』 『那林院长看到过这个鬼吗? 』 『鬼,我倒是没有亲眼看到过,可最近这鬼越闹越凶了,这灰楼都成了‘鬼楼’了。 』

『林院长,你可是这医院的老人。 』

『是,我毕业时,是1966年,一直在这个医院工作。

除了去外地学习,从来没有离开过临海医院,这里的每一块砖我都很熟悉。

『那你有没有摸清这灰楼的一砖一瓦? 』 『这是一座水泥雕堡,三楼上还有一个个弹孔...... 』 『那林院长还是不怕鬼了。

『我从来不信有鬼......这楼我经常来,不过都是在白天...... 』 『还是怕鬼了...... 』 『不......不 』 常标感到林森有什么话隐藏着。刘雅婷私照,刘雅婷私照图片,刘雅婷私照视频,刘雅婷私照下载

在微明的夜色里,他看不清他的脸,不过直感让他觉得,林森似乎对这个医院的一切都有所了解,并很清楚。

常标决定调查就从他开始。

『林院长,你是医院的院长,又是临海的医学权威,请你配合,尽快把这个案子搞清楚,有些问题我们还会向你单独请教...... 』 『医院出了这么大的事,请你们早日破案,这样也会对医院恢复正常工作有利。 』

『从明天开始,刑警队有一个组住进来。 』

『好,我们会全力配合,有些事你尽管提出来,需要谁配合,我安排...... 』 『我要亲自来抓这个案子...... 』 『好,我要亲自配合你。 』

两个人说着,走到了医院的大门口,握手告别。

常标感到林森的手很凉,像死人的手一般凉...... 《一滴血》 Ⅰ《一滴血》 『一滴血 』(1) 二、一 滴 血 早晨的天气,阴郁潮湿。

海边的风透过百叶窗吹进来,沉沉的,冷冷的,刮得常标的脸有些发疼。

一夜的现场勘察,使两个人的脸上都带有疲倦的模样。

林森已安排完工作,查了病房,也安坐在办公室里。

林森的办公室里,清洁、整齐。

宽大的办公桌后是一排书架,有各类各样的书籍,以医学书为主,也有些文学典藏类杂书。

书架上方的木架上,摆放了一排日本军刀。

屋内没有特殊的摆设,办公室是一个套间,那里间是什么样?常标一时想猜个究竟,更想走进去看一看,这也许是职业习惯的原因。

林森端上一杯热气缭绕的茶,这是一个雕着花的紫砂杯。

常标抿了一口;两个人都感到气氛有些沉闷。

林森起身闭上百叶窗的缝。

『这个案子很奇特。 』

『是啊。 』

『我们需要了解近日医院的其他情况。 』

『没有什么特殊情况。

噢,有一件怪事。 』

『什么怪事? 』常标惊奇地望着林森。

『两周前,我们医院出现了一件怪事,搅得全院上下一塌糊涂。 』

『什么事? 』 『因为一滴血...... 』 『一滴血? 』 ...... 《一滴血》 Ⅰ《一滴血》 『一滴血 』(2) 那是一个早晨,医生护士们查房回到了内科的医生办公室,刚刚交换完班的医生护士们正在脱掉衣帽准备下班休息。

忽然,内科护士王玲珑大声地惊叫起来。

『血。

几个护士围拢过去,在医护室值班房的休息床的床单中间位置上有着一大滴殷红的血,像一颗葡萄珠大小泛着光泽。

『昨天谁值班? 』 『惠姣、梦玉。 』

『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 』医生戴枫走进屋。

『床上有一滴血...... 』 『我们不知道是谁的血。 』

『谁的血?是病人的血? 』 『是医生的血?还是......? 』 『奇怪? 』戴枫定睛在那滴血上,然后向外屋走去。

他报告了医院的领导,把全院上下搅动了。

『到底是什么血?应该化验一下。 』

『确实应该查一查。 』

『会不会是病人来时留下的? 』 『不会,位置也不对。 』

『会不会是护士留下的? 』 『也许是医生与护士同时留下的。 』

『医院要上二甲,医护室卫生的条件不说,这件事影响也不好。

『这里有奸情? 』 『我看像是处女的血。 』

『为什么留在这儿? 』 『无聊,神经病。

...... 《一滴血》 Ⅰ《一滴血》 『一滴血 』(3) 那一滴血,像一个漩涡,把住院部的这池水搅浊了。

到底是谁的血?那焦点则集中在惠姣和梦玉两个女护士身上,一是两个人都没有结婚,二是两个人当晚都在值班。

那么一滴血到底是谁留下的? 仔细看来,那滴葡萄珠大小的血迹,开始浸着殷红的环边,后又变得暗淡了,而且,那血迹透过了床单,渗到了褥子里,又在褥面分成了六个部分,像一朵六个花瓣的梅花。

『这有点像电视剧《梅花档案》里‘梅花党’的标志...... 』 『咳,这真有点悬了。 』

医院上上下下传得沸沸扬扬。

医院负责党务工作的吴书记,更是急匆匆地将查清此事的重点,确定在内科的护士,大夫身上。

这位长着一幅核桃脸的吴书记,十几年前从部队转业到医院,平时抓一些政治学习、党务工作,对业务也不甚懂,对医院的这种影响 『白衣天使 』形象的大事,自然就列入当务之急。

他来了个人人过关,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。

吴书记先是召集了一个调查会,讲清这『一滴血 』对医院的负面影响,给人们思想造成混乱。

刘雅婷私照,然后发动全院上下互相检举揭发,并找每个医生护士谈话。

院里组成了以吴书记为首的调查小组。

对床上的血迹进行了抽样化验,血迹为O型。

那也巧,四个女护士的血型,除凌小菲之外,三个人都是O型。

凌小菲那一天出差未归。

现在范围似乎确定在梦玉、惠姣,还有王玲珑身上。

那血迹是王玲珑接班时发现的,她能贼喊捉贼吗?也许是,也许不是,但嫌疑还是很重。

三个女护士都被列入了『黑名单 』。

那么,这是什么血迹?是伤口血还是女人例假血?或是处女血? 如果是处女血,那个致使出血的男人又是谁? 医院处在『血色恐怖 』之中,让人窒息得喘不出气来。

不论男女都成了嫌疑犯,个个灰头鼠脸,单位出了这种事情人人自危,刹时谣言漫天,疑云阴霾重重。

内科组织了整顿作风学习班。

她是谁?他是谁? 惠姣是个风韵楚楚大胆开朗的女护士,她天真开放,喜欢打扮得花枝招展,喜欢唱流行歌曲,喜欢无所顾忌地与男医生说笑逗闹。

然而,这几日却沉默不语了。

《一滴血》 Ⅰ《一滴血》 『一滴血 』(4) 梦玉,这个典雅纤秀沉静忧郁的女护士,一向独往独来,且有些神秘,喜欢读古典诗词,喜欢一个人去海边。

但这件事发生后她却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依然像个幽灵一般,穿一身白色衣裙,出入在灰楼与病房之间。

王玲珑,这个巧嘴利齿城府颇深的女护士,八面玲珑,喜欢争强好胜,虚荣心强。

事情发生后,这个喜欢得到众人青睐的姑娘,忽然变得像崩溃了一般,见人便说自己是清白的,是她发现了这血迹,而自己又搅进了『腥灶里 』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。

『真是快把医院变成集中营了。 』

『还不如改成精神病院算了。 』

『以前不是出了那么多精神病吗? 』 清查久了,不同的声音多了起来。

『这不是个小问题,不能半途而废。刘雅婷私照,刘雅婷私照图片,刘雅婷私照视频,刘雅婷私照下载

『应该一查到底。

『那查出来又不是‘阶级敌人’,也不能算是违法行为,你又能怎么办? 』 『真是见了鬼了。 』

就在『一滴血事件 』不久,女护士的灰楼宿舍,又闹了一次鬼,把临海医院这池混水,又推起了层层波澜。

那一夜,灰楼的灯已熄了,院中的纤绳上搭上了一片片白色的床单,在夜风中飘乎不定,发出唰唰的声响。

忽然,灰楼里传出了尖叫声,紧接着,从黑洞洞的门口里,奔逃出披头散发的王玲珑,她太小『鬼啊。

她披着一条床单,下身只穿了短裤,上身只戴了乳罩,飞速地奔到了住院部的门口,便瘫软在门口。

赶来的人把她拉起时,见她双目瞪大,瞳孔放大,又是一阵尖叫,叫得惨人,头皮发爆。

『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 』 『快说。

『鬼。

在灰楼里;开始,我还以为是一只黑猫,它眼里放着蓝光,从窗子扑进来,还伸着舌头,一下扑在了我的身上,浑身毛耸耸的,那鬼扒我的胸口,要吃我的心......吓死人了。

医生护士们都惊呆了。

『那里边还有别人吗? 』 『梦玉。

『快去救人。 』

值班的凌小菲冲出门,这位从部队卫校毕业的护士,飞步直奔灰楼。

灯亮了。

只见梦玉木然地坐在床上,披着床单,瑟瑟发抖,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脸色像一张纸一样白。

『怎么了?鬼呢? 』 《一滴血》 Ⅰ《一滴血》 『一滴血 』(5) 『没,没......看见。 』

『那你...... 』 『是让王玲珑闹的。 』

『你什么都没看见? 』 『有一道白光闪过...... 』 『惠姣呢? 』 『她不见了...... 』 『她被鬼抓走了? 』 『可能她一直都没回来吧。 』

『噢。

...... 』 灰楼的灯亮了一宿,梦玉、王玲珑去了值班室,而惠姣却一夜未归。

『是活见鬼了。 』

『不会是做梦吓的吧。 』

『都是让那滴血闹的。 』

『再折腾下去,就快出人命了。 』

『还查什么,非出事不可。

医院上下一片猜疑,鬼又没有看清,一个说浑身黑呼呼的,一个说一道白光,但又没留下一点踪迹,也许是近日太紧张了。

王玲珑却受了惊吓,昏迷不醒,浑身起了一身红斑,时常惊呼厉叫,打了镇静针药,才勉强睡去...... 『要不要报告上级部门? 』 『打110。

《一滴血》 Ⅰ《一滴血》 『一滴血 』(6) 『报告公安机关? 』 『这事传出去不好。

原来这灰楼曾闹过鬼,那会儿连住院的人都少了,现在人们逐渐淡忘了,再传出去,这医院还会有人来看病吗...... 』 『这事儿影响不好。 』

『那总该有个办法吧。 』

『时间一久,人们就忘了。 』

『这都什么年代了,鬼闹大了。 』

『听说晚上连值夜班的医生护士都不敢出门了。 』

『总归要采取点措施,平平人心,这样下去,人们的思想和情绪都会受到影响。

王玲珑情绪刚刚稳定住,梦玉就执意要搬回去住,惠姣也变得脸色腊黄,没精打彩。

凌小菲壮着胆先与梦玉住了一宿,平安过去,于是四位护士又平静地回灰楼住了。

没有两天,王玲珑去值第一个夜班。

子夜过后,王玲珑忽然来潮,急忙起身去卫生间。

刘雅婷私照,忽然又见到了那两道蓝光,一身黑毛,张着血盆大口的『鬼 』正朝灰楼走去。

她这次愣住了,然后,疯了似的冲进值班室,抄起吊输液瓶的挂柱冲了出去,大喊: 『打鬼。

打鬼啊。

值班的医生和看护病人的家属闻声都冲了出来。

王玲珑却扶着挂柱,嘤嘤地哭泣着。

很快,闹鬼的事传遍了医院,院里的病人也都知道了,越传越凶。

临海医院的夜晚死一般的沉寂,护士、医生和病人都不敢一个人外出了。

灰楼更加暗森恐怖,透着幽幽的青光。

没想一周后,便出现了梦玉被谋杀的事件。

常标听了林森的讲述,一片疑惑。

这些线索像一团乱麻。

他感到眼前一片迷雾,这案情更加复杂了。

《一滴血》 Ⅱ《一滴血》 她自杀未遂(1) 三、她自杀未遂 常标点燃了一枝香烟,一团团迷蒙旋转的烟在空中缭绕,像一团缠绕难解的绳索。

他看了看警员杜宽,心里仿佛拴了疙瘩一般。

床上的一滴血,闹鬼事件,梦玉被裸杀...... 好像一点关联都没有,但又隐约感到像是一根链条上的链节。

『一滴血 』所为之人,如果是两个人,是谁? 闹鬼事件是何人闹事?是想搅乱『一滴血 』真相,还是偶然出现的怪事?梦玉被杀是因为与一滴血有关系?还是梦玉知道了真相,被杀灭口? 那么,杀人者、一滴血的制造者和鬼是相关的还是单独的?直觉让常标感到这是一个连环的链条,但这其中又似乎有什么玄机与细节需要补充。

当黑手伸向梦玉的时候,背后又好像隐藏着什么难以言状的东西,他一时说不出来,这还需要去与每一个人调查沟通,来发现侦破此案的线索。

『林院长,院里一下出了大事,你们也没有采取什么措施。

即使不报警,也应让保卫科值个班吧。 』

常标道。

『‘一滴血’事件把医院正常工作都打乱了,闹鬼又把医院里的人都惊吓坏了;不知该怎么办?我们有责任,有责任...... 』林森面部依然是没有表情。

『那从你们平时的观察、了解和工作中的感觉,这四个女护士,到底与男医生或病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?一滴血闹得全院上下不安,闹鬼会不会是神经错乱,乱中又出了命案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人,有什么疑点...... 』常标试探地说。

『咳,这怎么讲,不好说。

你们需要我提供什么线索,或是什么人的情况,我如实告诉你们,但愿这些对你们的侦破工作有用。 』

『那咱从头回顾一下,这第一滴血是谁发现的? 』 『王玲珑。 』

『又是谁报到医院领导的? 』 『戴枫,他是内科的医生,医师职称,已在医院工作十八年了。 』

『戴枫,这人平时的表现与爱好,有什么特殊的地方? 』 『怎么说呢,平时工作还可以,爱好吗,追女人。

常标惊异地望了林森一眼。

『也是些生活小节,不过毛病太大,很多医生都讨厌他。 』

『具体一点。 』

《一滴血》 Ⅱ《一滴血》 她自杀未遂(2) 『院里人都清楚,老毛病了。刘雅婷私照,刘雅婷私照图片,刘雅婷私照视频,刘雅婷私照下载

他专爱收藏女人内衣、乳罩,他对看上的女人,穷追不舍。 』

『那么他与梦玉,还有其他三个女护士...... 』 『说不清,反正他去灰楼的次数最多。

唉,那四个女孩子也招眼,老戴就像个苍蝇...... 』 『有什么不轨行为吗? 』 『院领导也拿他没办法。

吴书记找他谈过话,但他还是本性难移。 』

『那么他与这三个事件有什么联系吗? 』 『这需要证据,你们公安重事实,重证据,不能凭空想像。

但我感觉,要是划圈,他应该算一个。 』

『还有其他人吗? 』 『不能平白地怀疑人,我看,你们还是去了解一下其他的医生护士。 』

『我们会找相关的每个人谈话,了解情况,但关键还是听你们领导的意见,因为你们对院内情况清楚...... 』 『还得多听群众的意见为好。 』

『嘭。

门开了,走进一个脸色略黑、布满皱纹的人,看到常标,来人那核桃形脸上显出惊异。

『这就是吴书记,这是市公安局刑警队常队......。 』

两个人握手寒喧落坐。

『咳。

我去省城参加党校培训,一去就是半个多月。

老院长退休后,一直没有新院长到位,我抓日常行政,林副院长抓业务。

这不,出了这么大的事,我们工作没做好......,我昨天下半夜往回赶,还是晚了,咳。

吴书记核桃形的脸上面带悔色。

『现在怎么样了? 』吴书记忽然站起身问林森。

『常队已安排好了,正开始调查侦破。 』

《一滴血》 Ⅱ《一滴血》 她自杀未遂(3) 『那一定要抓住这个凶手,太残忍了。 』

吴书记激动地在屋内来回踱步。

『我们全力配合,需要什么,我们去办,希望你们多派警力,从速从快。

说着吴书记在空中挥起了手臂。

常标看着这个颇有军人作风的吴书记,感到此人快言快语。

『吴书记是参加过唐山地震救灾的老战士,还立过功呢。 』

林森补充一句。

『那都是过去的事了,现在怎么办? 』 『别急,我们正在找线索,到时我们会及时通气,早日破案。 』

常标说。

『好。

刘雅婷私照,吴书记就要起身告辞出去。

吴书记又忽然回头来,『我去看看情况,看看医生护士的情绪,要找我就通知我,到我办公室就可以。 』

说完他匆匆地走出去,下楼了。

常标从林森的办公室出来时已是近中午了。

他昨夜未眠,眼睛有些发涩。

『小宽,你先休息一下,整理一下笔录,下午,我们再跟吴书记谈。 』

小宽急匆匆地下楼去了。

常标站在医护人员的展示榜前,很快找到了梦玉的照片。

照片中的梦玉戴着护士折叠帽,平静而安祥地望着前方,眼里流露出淡淡的忧伤,一个美丽的梦玉,就这样消逝了,常标不再看下去。

他又很快找到了戴枫,一个灵气与鹰气十足的男人,整个榜栏中,只有他的照片是侧着脸的,像一个电影演员在找自己最光彩的角度,他那模样充分表明这是一个很自我崇拜的人,一个精力充沛而又有些贪婪的男人。

常标又不自禁地回到了对梦玉的思虑上。

...... 往事如烟,还是常标在省城警察学院学习的时候,警察学院的马路对面就是省卫生学校,在常标临近毕业的那一年,在卫校就读的梦玉像一只蝴蝶飞入了他的视线。

那是在一次警院与卫校的联欢会上,在夏夜的山脚下,来自冬城的60名同乡同学在一起聚会。

梦玉穿着一件乳白色衣裙,亭亭玉立,站在篝火旁,用忧伤沉郁的嗓音,唱出了一首《乡恋》: 你的身影 你的美梦 永远留在 我的梦中 昨天虽已消失 今天却难以相逢 怎能忘记你的一片深情 ...... 《一滴血》 Ⅱ《一滴血》 她自杀未遂(4) 那火光映照着她的脸庞。

她仰视着天上的繁星,仿佛对着夜色,对着苍山在吟唱思乡之曲。

聚会上,梦玉给常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后来,他试图约见梦玉,但都被她婉言拒绝了,卫校的女生说,梦玉独来独往,不合群,拒绝一切男生的好感和求爱,被称为冷美人。

但常标却总感到梦玉似乎背负着一个沉甸甸的东西,或者有过一种特殊的经历,或是有着其他原因。

毕业后,常标分回了冬城,因为刑警队的工作繁忙,他渐渐地把她淡忘了,但是,当他独处时,他还会时常想起这个场景,还有那一首《乡恋》...... 『常队。

又出事了。

林森急匆匆地走过来,神色紧张,脸色发白。

『什么?说。 』

『汤凤,汤凤医生自杀。

正在抢救。

『什么? 』 『是妇科的汤凤医生。

『在哪里? 』 『在急救室。

『走。

去现场。 』

...... 吴书记在窗前站立着,一口一口的吸烟,眼睛一直望着窗外起伏的山峦,他的背影让人感到有一种痛苦与悔恨在随着烟雾迷漫开来。

『自杀。

这边梦玉的被杀案未搞清楚,又出了汤凤自杀,祸不单行...... 』 『别着急。 』

《一滴血》 Ⅱ《一滴血》 她自杀未遂(5) 『平时这个汤凤就怪里怪气的。

唉。

我们这个医院犯了邪病了。 』

『怎么回事? 』 『我召集大家开会,值夜班的护士、医生都来了,惟有汤凤一直没到会场,左等右等也不来,我就派办公室的小庞去她家;她家离医院不过几十米,可怎么也不见人回来,又派人去,只见房门紧闭。

他们强行打开门,闻到屋里迷漫着一股怪味,只见汤凤平静地躺在床上,身边有一个空空的安眠药瓶...... 』 『从现场看,基本断定是自杀,但结果还要刑警队做出勘查结果再定。

『现在是没有危险了,抢救及时。

什么事情等她醒了,一问就清楚了。

咳,总算抢回一条命来。

自从出了一滴血事件,这所医院接连发生人命案与自杀事件,这还是从未有过的,这是怎么了,哪里出毛病了?...... 』 『吴书记,还是先说说汤凤吧。

『汤凤是省城医学院毕业的高材生,人聪明机敏,应该说是过度敏感,业务能力也很强。刘雅婷私照,刘雅婷私照图片,刘雅婷私照视频,刘雅婷私照下载

她嫁给部队的一个军人,长期分居,几年前由于情感方面的问题患了抑郁症,发展到很严重的地步,这抑郁症严重时,她失眠到一周睡不了几个小时。

后来,不知什么原因,又离婚了,现在仍然一个人独居...... 』 『生活上怎么样? 』 『咳。

怎么说,由于长期患病,再加上长期分居,她后来又染上了一个怪病,很严重,生活作风也很随意。

有一段时间,我们院里的男医生,包括机关的男人,甚至男病人都很怕她。

『怕她? 』 『是,这种病让她放荡不已...... 』 吴书记叙说了以下往事: ...... 一天,已是夜深人静,汤凤从妇科病房溜出来,她把头发披散下来,脸上浓妆艳抹。

她拐过几个弯,来到内科病房,推开门迎面撞上戴枫。

汤凤眼含秋波,幽幽问道: 『阿枫,干什么去啊? 』 『汤姐,今晚你打扮得真靓啊,又去幽会哪位大帅哥了? 』 『你说呢? 』 『我哪里知道。 』

《一滴血》 Ⅱ《一滴血》 她自杀未遂(6) 『来约你的。

汤凤逼近戴枫,戴枫感到汤凤有些不对头,慌忙说:『我先去看个病人,...... 』 『哪里去?你这根木头。

汤凤用力一扯戴枫的白大褂。

『别,汤姐...... 』 汤凤把戴枫拉进医务室里屋的休息室,把他按在床上。

戴枫挺起身,挣扎着要坐起来。

汤凤迅疾地脱掉白大褂,露出白鸟般的身体。

戴枫还想挣扎,已是无济无事。

汤凤呻吟着说:『汤姐要强暴你...... 』 后来,每逢戴枫晚上值班,汤凤都故伎重演。

甚至有一次,汤凤在一个男病人面前,脱得一丝不挂,吓得病人带着输液针头夺门而逃。

吴书记闻讯后把汤凤叫到办公室谈话,给她调换岗位。

吴书记严肃地劝她说:『你是一个业务能力强的医生,医院为了照顾你治病养病,把你调配到门诊,以发挥你的专长,你怎么能够发展到这种地步?过一段医院安排你出去学习,到专科医院治治你这抑郁症...... 』 汤凤嘤嘤地哭起来:『我对不起领导,我现在病得很重,身不由己,实在控制不住...... 』 常标听到这里,感到十分惊讶。

『她到底得了一种什么病? 』 『我们院没有精神科,有人说这应该是精神科的一种,是一种性变态,......她很痛苦。

刘雅婷私照,咳。

上次‘一滴血’事件严查到底,就是怕再出现一些事情,那医院就办不下去了。 』

 

首页 第2章 第3章